人心,人性|来源:精灵鼠–晓蕾(雷小珠

人心,人性|来源:精灵鼠–晓蕾(雷小珠

经典语录 44分钟前 浏览: 0 评论: 0

都说人之初,性本善,可是走入社会之后,才发现什么是人性,现在自私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为了让自已的利益得到升华,就会不折手段的得到他们想要的。在官场,能有几个是清官,总有一部分是贪官污吏,只是贪多贪少罢了!在职场,总会有人来个一个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每个人就像是带着面具一样,在不同的人眼前扮演不同的角色。在情场也有不少人,总是会利用情感,索要自已的利益,最后也就是分道扬镳了!人性的可怕和黑暗,让善

味觉苏醒,作者:程应峰

味觉苏醒,作者:程应峰

心情日志 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电视剧《好先生》中,孙红雷扮演的大厨陆远丧失了味觉,不得不依靠徒弟试菜才能继续他的工作。直到心上人嫁作他人妇后,陆远心中的结才彻底解开,出乎意料地恢复了原有的味觉。那天,他坐在商场地面上,打开了很多罐装食品,在那儿有滋有味地一一品尝,因苏醒的味觉而回归的幸福感,于一时之间还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来形容。 苏醒是一种状态,苏醒是一种阅历,苏醒是一种能力的提升。苏醒的味觉有如一个人睡醒后,于清晨迎来的第

逃荒内蒙、投稿人:月夜※独狼

逃荒内蒙、投稿人:月夜※独狼

随笔文章 3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父亲1923年5月出生在山西平鲁县(现平鲁区)白辛庄。周边几个村都是以杜姓人为主,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在当时的父系家族中,女孩是不排在家族中,因此,父亲排行老三,家里人称他叫杜三。长大一点,取名为杜安明,但人们甚少叫其名,一般称杜三。父亲三岁时,又有了一个弟弟,排行为老四,家里人自然顺延着称其为杜四,后来取名为杜浩明。 白辛庄四周环山,村子前面为一条自西向东的深沟,夏天沟中时断时续地流着

顾心亦伴狂想之色逐渐褪去;投稿人:月朗

顾心亦伴狂想之色逐渐褪去;投稿人:月朗

玄幻文学 4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是要真实地写出平凡人的生活,还是要刻意写出戏剧性,冲突性的故事来,这让我觉得很烦扰也很可笑。为什么呢?当下读者已经不满足于平常的朴素,读者觉得自己的生活已经够平常了,还去一字一句地看那些平凡的絮叨,都是可以理解的。不会发现生活之美的人,也许永远都会觉得无聊,因为他们缺乏生活的热情与激情。如果自己不去改变,别人又能将你怎么样呢? 当童年的狂想逐渐褪色的时候,我发现我逐渐变得现实起来,但我还是一直在做

兄弟伙,作者:王华松

兄弟伙,作者:王华松

经典语录 16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兄弟伙丁先生明天就要回重庆主城了。昨晚约他出来在一家小店吃点江湖菜,一则尽兄弟之意,二则再次聆听他的一路走来。开心之余,感触颇多。 兄弟伙原本也是黔江人,多年前大学毕业后回到黔江。在一家公司里,他先是一名普通的职员,后由于表现突出后登上了老总的宝座。再往后,由于种种原因,他所在的公司成为了一具“空壳壳”。10多年前的一个夏天,他从公司离职到主城谋发展。 自从10多年前的那次

田翁野老撰稿人:鹿晨

田翁野老撰稿人:鹿晨

经典语录 21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大一夏天显得漫长,蓝天,白云,烈阳,绿色组成了夏日炎炎。放暑假和老妈回老家探亲。多年离乡,心里憧憬满满,期待再次见到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 路上交通最大的变化是,道路比以前宽了,车速提高以后花费在路上的时间明显变短。以前回一趟家乡常常是包里的小吃零食全部下肚,嘴里的闲嗑笑话讲的词穷无力才走了一半。现在时间变短,手机里十几首歌循环之后,两三部电影之后基本就到了。印象最深的一次坐大巴的经历是,从老家到

乡村土酒, :魈鸣

乡村土酒, :魈鸣

经典语录 23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乡村是泥土的世界。泥土是农家人一年四季赖以生存的根本。不知是源于内心里对于泥土的无限感激,还是追溯于身边的那些东西最终都源起于泥土,吃的、穿的、用的、见的等等,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乡村里大伙都爱以“土”相称——土屋、土灶、土鸡、土猪、土狗、土布、土菜,就连那青蛙也被称为“土蝌玛”。自然,那喝两口之后就涨力气、土法上马、作坊酿制

女人幸福的支点、作者:孙丽丽

女人幸福的支点、作者:孙丽丽

短篇文章 23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钱钟书先生早就说过,其实任何快乐归根到底都是精神性的。精神在于对某一事物的寄托,所以作为女性要有自己的爱好! 好友薇的老公在开公司,经常早出晚归,行走无定迹,生意越做越大,她对老公的疑心却似寄存的菌,一点点扩散,内心没有一丝安全感,自己也备受精神折磨。一天老公厌倦地对她说:有一天会让你弄假成真,你不嫌烦我还嫌烦呢!婚姻一度亮起了红灯。 后来她重拾学生时代喜爱的绘画,找了几个画友定期拿出自己的作品交

善良的岳父作家:徐世界

善良的岳父作家:徐世界

随笔文章 24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今年正月十七,对我来说是一个痛苦的日子,小弟电话告知岳父走了,病魔夺走了岳父的生命,对我来说又失去了一个亲人。 岳父是一个苦命而坚强的人,他于1939年农历正月初八降生于一个贫穷的山村农家,很小的时候母亲病逝,小时饥无粮,寒无衣,饥饿贫穷伴他成长。为了生存和糊口,寒风中,烈日下,经常看见一个衣不遮体的弱小男孩,他背着沉重的木炭,爬山步行三十多里到集镇变卖,然后换几个小钱买米救命。 终于有一天,他盼

在夏末的时光里,西行|投稿人:漫步云端

在夏末的时光里,西行|投稿人:漫步云端

玄幻文学 1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夕阳带着一身疲惫渐去,整个世界随之变得朦胧,神秘。一阵喧闹之后,仿佛空气也停止了流动,唯有车轮“哐铛哐铛”有节奏地运转,奔腾。在这暗的夜里,思绪并不曾因位置的改变而凝固,反而越发地翻滚,喷涌。 已经不止一次地行走在西行这条线路上,虽然黑暗淹没了周围的一切 ,却阻止不了思想之流在疯狂,在流泻,眼前仿佛出现了连绵不断的山峰,荒凉的戈壁滩,长长的、黑黑的隧道,纯净如洗的蓝天碧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