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小时前  随笔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秋天什么树最美?若让我说,非栾树莫属。

栾树不像桂树,把秋藏在怀里,半遮半掩,欲语还休,透过淡淡的香气,让人感知秋色。栾树完全不同,它似乎与秋早已约定好了,经过了期年望眼欲穿的焦急等待,秋总算来了,便迫不及待地把秋高高地举在头顶,也让世人有了眼福。

多年前的秋天,车子行驶在郊外的一条大道上,见道旁的行道树,树冠擎着一串串“红花”,绿叶一反常态,在万头攒动的“红花”间隐约着,惹眼。不知因何,大脑突然闪过鲁迅先生的句子——“望去却也像绯红的轻云”,也就是一闪念,似乎觉得不相干地相干着。说实在的,相对于眼前悦目的景色,文字都羞愧地不知逃到哪里去了,或许先我跑向了树梢。大自然中,越是美的东西,越是没法描绘,勉强说出来,也是似是而非。我问朋友什么树,回曰,栾树。

好耳熟的名字,仿佛在哪里神遇过,一时想不起来了,总觉得有种似曾相识感,真容初次相见,确定无疑。友人说,古时,栾树多栽植在大夫墓前,又称大夫树。唐朝诗人张说《药园宴武辂沙将军赋得洛字》:“风高大夫树,露下将军药。待闻出塞还,丹青上麟阁。”诗中的大夫树,即是栾树。古代,葬礼有着极其严格的等级制度,天子的陵寝,高三丈,陵前植松,诸侯的陵墓,高一丈五,种柏,大夫的坟墓,高丈许,栽栾树。栾树身上似乎散发着某种神秘的气息。

《山海经·大荒南经》记载,“大荒之中,有云雨之山,有木名曰栾。禹攻云雨。有赤石焉生栾,黄本,赤枝,青叶,群帝焉取药。”《山海经》是一部神话传说故事集,亦是一部先秦时代的重要古籍文献,里边有不少可信的史实资料。像这种有关栾树的记载,就十分有史料价值。栾树的花具有清肝明目的功效。唐人苏敬编纂的《唐本草》记载,栾树花与黄连一起煎,可以治疗眼睛红肿溃烂。明代鲍山著的《野菜博录·木部》中记述了栾树叶的吃法,春日,采摘栾树鲜嫩的叶芽,用开水焯透,再放入冷水中浸泡淘洗,切碎加细盐麻油凉拌。估计味道应该不错,来年栾树发芽时,采来试一试。

一如松柏多生长在山野之间,少在烟火农家门前院后扎根一样,乡村少见栾树的身影,至少,我在乡间就没见过,或许是与栾树深厚的渊源有一定的关系。农家小院,多种植杏桃枣李柿子石榴之类的果树,树的名字喜庆,谐音会意,比如杏树,谓之幸福;柿子,意味着事事如意……果子成熟后,可以打牙祭,也能拿去换些零用钱。物质与精神都有了,农人自有农人的盘算与情调,只是不自觉罢了。我私下猜度,农人还没了解栾树的美妙处,我能感觉到栾树正向乡村走去。

栾树的美,演绎的是秋的情怀。冬日,树木叶脱,枝干光秃着,黑黢黢的,所有的树木都差不多的样子;春夏之时,除去像马缨花之类的开花树木,看上去无不是满眼的翠色,让人审美疲劳;秋风一起,树木为了秋娘开始各显神采。栾树开始发力抽穗,秋夜中,花悄然吐蕾,细碎的小朵,花开四瓣,鹅黄,成百上千,点染成丰满花穗挂在枝头,秋阳轻轻拂过,一树树灿然轻黄,热烈奔放。秋给人的感觉一向是凄冷的,拥有了栾树炽热爱意之后,秋变得明媚了。待栾树花慢慢凋落,花褪苞荚生,色红,状若浆果,缀在花穗上,一串串,犹如风铃,风中簌簌作响,让秋有了别样的风采,亦把秋意推向了高潮。

自从我认识了栾树,便认定栾树是秋季最美的树,怎么看都喜欢。如果说秋是一首诗的话,栾树无疑就是诗眼。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诚心读书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baichengxj.com/9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