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天前  玄幻文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每到五月间,在农村老家都有一道特殊的菜肴,青笋炒腊肉。所谓青笋,指的是在山间小坡自然生长的小竹笋,四五月份受到雨水的滋润,然后冒出地面。远远望去像是一个个小木桩,笋在借助雨水时会疯长,有时一夜之间会增长数倍。这实在是让人钦佩于自然的强大力量。竹笋在青嫩之时称为笋,待到枝芽全部长出,从笋壳中挣脱,及人高就蜕变成竹了。

笋剥落外壳时为青色,但是焯水之后颜色就会变黄,金光闪闪色泽光亮,十分诱人。每到降过一两场水后,大地喝饱了,去竹林间采笋便是最佳时间。这竹笋是长在竹根的竹节之上,这竹根自是我们山中孩子的熟悉之物。因为过去老师人手一根,相当于戒尺,用以训诫和惩罚我们。这竹根戒尺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发明并带到我们那里,竹根韧性极强,柔软而富有弹性,刚挖出土的根上毛须杂乱,而老师手中的教鞭却被剃得发光,亦可看见接头处有被弯刀砍去的痕迹和被时光打磨的圆润。那时我便想,这竹根是如此的坚韧,其孕育的生命必定也是刚强,天生带有一股子倔强。

我仔细观察过,同一竹根上可以生长多个竹笋。刚刚冒出芽儿的三五个竹笋被掰掉以后再过两三天,你再看!嘿,它竟然又冒出尖尖的笋来。笋刚刚冒出土的时候非常体面,不像人出生的时候赤身裸体,血糊糊的样子。笋出生的时候,穿着一身褐棕色或浅灰色的衣服,其颜色的变化也是因地理条件的变化而变化。阳坡的颜色要比阴坡深,林间的又要比地头边角的深,大致如此。也因此我时常想,笋却是要比人的出生要高贵。但却一直想不通为何被称为花中四君子之一。这竹子明明不开花呀!

同是竹子的子孙,我却钟情于山林野外的野笋。小院门前的家养竹笋却很少被端上案板,这主要是家里养的竹笋味道偏麻,吃起来舌头上总像长了一株花椒树似的,所以在农村野竹笋常常要比家里养的竹笋更受欢迎。我更喜欢野笋的原因是他个头小,长得苗条。

笋是自然馈赠给我们的礼物。

竹笋出土之时,正是农活最忙的时候,家中的孩子是去林中寻找竹笋的主力军。四五月间,几乎人人家中都能掰回几个蛇皮袋子的笋来。晚上忙完农活,一家人围在炉子或堂屋里剥笋,话家常,惬意而温馨。剥好的野竹笋会被放在水中,净身。他们会被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和腊肉或其他炒掉,而另一部分会被焯水脱去水分撕成条条,再晒干,腊月间了再拿出来吃,这让人不得不佩服先人的智慧。

新鲜的笋水分饱和腊肉是绝配,笋嫩清香,肉实醇厚。鲜笋配腊肉,天生是一对。

五月间,农户们家家炒上竹笋其香远飘十里不止,整个村子都沉浸在浓浓的笋香和幸福之中。上至百岁老人,下到能食饭菜的孩童,莫不喜形于色,大快朵颐。

又到五月间,又想起那片生我养我的故土。

又想起了那香溢数里的笋来。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诚心读书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baichengxj.com/58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