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6-01)  玄幻文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打开窗户,居然落起雨了。终南山下的秋雨带来初冬的第一次冰吻。

滴滴答答的歌曲从四面走来,悠扬的带着喜悦,确实是很久没有享受到你新鲜的美了,没有听到这样熟悉又悦耳的声音了,所以眼睛再也合不住,呼吸本能的的双向运动现在只想着往进吸了,就连嘴巴也不愿关紧,留上一条缝,给空气溜进来的机会。

雨,总是在一个清晨给你安静的喜悦与思想。

阳台是在三楼,窗台并不是很高,刚好可以把双肘自然的叠放在上面。窗外是一棵差不多七八米高的梧桐树,到我眼睛的距离应该有十五米左右吧!她看起来很健康,只是现在需要休息。她是一个爱美的姑娘,她也有化妆的盒子,颜色多种多样,一年四季每天早晨我都会看到她为她化的妆,一定不会和昨天重复。因为昨日的心情永远都不会代表今日此时的状态,她永远都活在当下,没有什么过去的悲与喜可以干扰到她今日的情绪,她是一个性格开朗的姑娘,她的一生用颜色告诉给了懂她的“眼睛”。因为是我们相视相遇的地方,我一直把这里当做一块“福地”,她在窗外,我在窗内。每次站在这里都会让我想起卞之琳的一首名作《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虽然她并不在桥上,却胜似桥上的虚幻,我们是彼此的风景。我在高兴或忧愁的时候都会站在这里望她,因为相视的时候便只有春天,因为每一天我们都是第一次相遇。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了看窗外的风景,只知道时间很长了。也许很远,也许就在昨天。有时候我们太过于重视重复的次数,而忽略了自己内心的感受是不是真的和环境或是某一件事交融在了一起,当我们真心的陶醉于其中时,也许对于重复它的次数,也可以说他是否具有历史的悠久性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时间上的大跨度远远也比不上你在感触中的一点点成长。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在炫耀,我们都在向别人显示自己卓越的能力,似乎只有在向别人炫耀的时候,我们才是最开心的。不知道很多人为什么就是静不下心来沉淀,难道自己开心必须要以和他人做比较来决定吗?我不知道这样还叫开心吗?

洗罢脸,裹紧衣服,打着紫色的雨伞便出宿舍了。

刚走出宿舍楼,山风自然是迎面而来,有湿润、清爽,关键是冰冷。眼睛突然的睁大,脸上的肌肉绷紧,尽管穿着厚的衣服,依然可以感觉到毛孔收紧,汗毛兀立的肃然。身体这才真正的醒来了。雨滴打在伞上,“滴滴答答”像是心中的小鹿乱撞,别有一番可爱的情致。前面的花园蒙蒙的被一层淡淡的雾气笼罩着,第一眼便产生了爱意,那些还没有起舞的树叶悠闲地挂在枝头,莹莹的泛着光芒;路上的流水从地势高的上面流下来,汇成一条小溪,她是很害羞的姑娘,所以“咕咕”的又钻到地下去了。走在学校最长远、最宽阔的主干道上,第一眼先看到的是始终都以一位西方绅士一样的风度站在学校最中心位置的“钟楼”,因为他不仅仅是一座报时的高楼,他更像一个信念,一种态度,满满凝聚着学院创始人丁祖诒老院长的一份爱的信念,爱的真诚的态度。每次仰首观望他的时候,更多的是一种爱与真诚的洗礼。再往前走,便可以看见峻拔连绵的终南山了,山就在他的大后方。山上的雾气可不是小花园里的小打小闹,浓浓的就像拨不开的浆糊,但又软软的带着温柔,雾把山腰以上的地方都罩住了,偶尔才可以隐约看见暗灰色的山尖的形状。我站在这里望她似乎很近,熟不知若想真正的亲近她,可不是轻轻的一望就能到她的跟前,路漫漫啊!

后来,我去了最喜欢的太乙河边,因为有古劲的苍柳,潺潺的太乙河水,还有袅袅悠悠的吊桥可以荡漾。太乙河的两边都有一条宽阔的用灰色的石砖拼起来的道路,路的两边则都矗立着粗壮高大的柳树,有的柳枝垂在路中央;有的则悬在河流的上空,富有情趣的作出钓鱼的状态。石砖的缝里还有秋风和环卫阿姨并未舍得带走的枯叶,走在上面,我在和大自然做着最透彻的融合,我觉得我是踩着被定格的时间在走,我也似乎要被定格在这里了,我是一块石砖,我是一棵新柳。

我越来越喜欢这一块地方“终南山下,太乙河畔”。我感谢上苍,感谢应该感谢的一切,让我有幸在这样一快“宝地”来度过我的大学四年光阴。在这里不仅仅有美丽多姿的山水环境,我还遇见了很多人,很多像我一样深深的爱着这块宝地的有缘人。其实很多人我都不认识,即便认识,也有很多都不了解彼此,包括终南山、太乙河水,我们都不了解。但我不恨我们不相知,我欣喜的是我们相遇。

人们常说:“人生难得一知己”、“贵在相知”等等这样的关于难遇知心人的话,其实,我却觉得人生并不是这样,而是——贵在相遇。“相知”纵好,但也不能无时无刻的都陪着你为你排忧解难,或是分享你的快乐;即使对方是一个很有耐心的倾听者,但是如果只倾听,不交流,又怎么谈得上“相知”,如果交流了,也无非说一些迎合你或是不迎合你的话。迎合你了,那你诉的苦岂不是没有得到你满意的回应,因为是虚假的、故意的;不迎合你,和你反着来,你岂不是被泼了一头冷水。因为“相知”,所以对方的苦与乐你也要倾听与分享,两个“苦”聚在一起,难道不是更苦吗?两个“乐”在一起,难道不是更腻吗?人都是自私的,总是希望满足自己的感受,而只有在相遇的时候,两个人的私欲是最能得到很好地满足的,因为彼此还不认识,我们看到的只是对方表现出来要给我们看的,也就是他的优点,所以彼此都得到了赏识和肯定,也只有这一刻是最美的、最幸福的,心里就像装满了蜜,生气的时候都是甜的。所以才会有人说“距离产生美”,就是为了增加彼此的陌生感,也就是对对方增加一些不了解,也就是制造下一次相遇的甜蜜,多看到一些以前所没有的好现象。我们也常说“不求最好,只求刚好”,如果“最好”就是“相知”,那么“刚好”,岂不就是“相遇”?

贾宝玉和林黛玉是一定不会在一起的,即便林黛玉并没有死,就是在一起了也注定要分离,因为“相知”。他们的相遇便是最好,因为每次相遇时彼此的脸上都带着最真的笑容。

春花难留,秋叶难共。不要做多余的伤心了,记住诺言,为下一次相遇做好准备,因为相遇即是最美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诚心读书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baichengxj.com/15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